vr快艇彩票 > 飞机航空 >

揭开飞机驾驶室的“秘密

2018-08-12 16:45

  从概率上来看,飞机是目前最为安全的交通工具,然而一旦遇上事故,后果也是毁灭性的。当一架满载乘客的民航客机直冲云霄,几百人的性命安危已全然交由飞机驾驶员保管。一架民航飞机是怎么起飞的?一名合格的机长是怎么“炼”成的?让我们一起揭开飞机驾驶室的“秘密”。

  台上1分钟,台下10年功——这句话在飞行领域也是真理。当一架航班确定好执飞的机型后,航空公司的排班部门会选择持有相应机型资格的飞行员上岗,随后把这个排班信息挂到“飞行人员准备网”上去。

  飞行员首先要进入初始健康评估网络页面,根据自身身体情况选择“符合”或“不符合”;紧接着,飞行员要依次阅读航班任务、安全通告、航行通告、起降站航路天气、航线风险提示、始发机场资料、航线图、目的地机场资料等。最后,飞行员还要完成一次在线考试,内容关于本机型相关数据和民航法律法规等随机问题。这样一趟“走”下来,大概需要半天时间。

  执飞当天,飞行员要早早收拾好自己的行囊,穿上制服,按规定时间到公司参加准备会,并获得一份具法律效力的任务书。任务书上面写明了,机长是谁、副驾驶是谁、乘务长和乘务员分别是谁等。

  机组人员按正常程序通过安检后,会有“签派”的工作人员递上来一份放行单,这份放行单上有很重要的一项内容,就是飞机的油量。油量是由电脑软件计算出来的,但只是一个参考值,机长可以酌情增加。

  飞行员到了飞机上,机组人员分工准备检查,并根据飞行计划在计算机里输入航路、核对航路信息、进离港程序、高空风、温度等各个系统状态。同时还要收听机场的天气情况、机场状况信息,根据情况制定离场使用跑道和离场方式。还有人则下飞机检查飞机外部状况是否适航。

  在长航线上,巡航一般分为两套机组,飞行员可以在巡航时轮休,以保证飞行精力。执飞的机组在巡航阶段并不是没事做,而是需要不时地查看飞行参数和飞机状态。当飞机开启自动飞行模式时,并不意味着飞行员可以离开驾驶舱,而是要时刻监控飞行路径,并与每个地面管制部门建立通讯联系。

  飞机下降前,和起飞前一样,需要收听落地机场的通知,选择落地跑道,制定一旦不能落地以后的复飞动作和程序。飞机落地后,飞行员还要进行一系列离机程序,包括结算当次航班的飞行时间、剩余油量等。

  传统飞行员培训分为以下几类。第一类是针对新飞行员的基本培训。培训内容包括基本的技能与知识,目标是飞行员能够在公司的航线上飞行本公司的飞机。第二类是晋级培训。培训目标是飞行员的晋级,例如由副驾驶员到正驾驶员。第三类是改型培训。培训目标是使飞行员可以在本公司的航线上驾驶不同型号的飞机。第四类是周期性培训。美国联邦适航条例(FAR)规定机长每隔六个月、副驾驶员每隔一年要进行一次培训。培训的内容大致包括气象学、空气动力学等航空业“核心技术”。

  全球各个国家的民航安全局,把飞行员的飞行时长都放在重中之重。大多数国家的民航法规中,对于空勤人员,特别是飞行人员的执勤时间和休息时间是有严格规定的。其中,仅仅是休息,在有“床”的地方就比在没“床”的地方,强制休息的时间增加。

  欧洲航空安全机构于2012年推出民用航空新规定,要求飞行员每天飞行和飞行准备的工作最多不得超过14个小时,夜间工作则不得超过12个小时。

  美国民航机构曾做过一项关于飞行员婚姻状况与飞行状况是否相关的研究,探讨婚姻质量对飞行员心理健康的影响作用。该研究调查了236个飞行员家庭。

  飞行员带着不良情绪上机,精神不集中,这对乘客是不负责任的,也容易出事故。因此,很多航空公司都规定,闹离婚的飞行员不可以驾驶飞机,必须停飞直到把矛盾解决。

  在没有飞行任务的日子,飞行员和普通人一样,可以呼朋引伴去聚餐。不过,如果第二天有飞行任务,飞行员就必须做到滴酒不沾。按规定,在飞行前八小时,飞行员不可以喝任何带酒精的饮料。稻果J172

  在飞行历史中,很多危险情况是由飞行员不当行为造成的。美国福克斯新闻“揪”出了那些“不靠谱飞行员”。

  2008年,加拿大航空一架飞往伦敦的波音767飞机在飞行过程中副驾精神失常,大声吆喝不止。乘客以及机长将其控制住,并移出驾驶舱。最终,机长一人将飞机成功降落爱尔兰。

  在过去几年中,印尼有少量机组成员在药检中测出涉毒,机长萨拉姆也是其中之一。在执行任务前几个小时,萨拉姆因吸食脱氧麻黄碱被逮捕。因为该事件,印尼交通部对狮航进行了处罚。

  2002年,美国西部航空飞行员托马斯以及克里斯多夫在滑行中被要求返回航站。事后证明,两人在执行任务前喝了一夜的酒,第二天上岗迟到。其他机组成员发现他们的异常,通知了警察。事后,这两名飞行员被审讯并判刑。

  如果乘坐飞机忘记关闭手机,在飞机接近地面时手机会重新收到信号,这时手机会收到之前所有的信息。一名捷星航空的机长在降落时忙于回复短信,忘放起落架。当他发现时,飞机离地距离不足150米。这名机长只好进行复飞,幸好飞机最终安全着陆。

  2009年,印航一架飞往德里的飞机上演了精彩一幕。因一名女乘务员提出性骚扰的指控,机上两名飞行员与两名机组人员斗殴。斗殴事件很快升级,从驾驶舱内打到客舱中。在这段时间内,机上的秩序完全失控。 J172

  就韩亚客机失事有部分原因是因为机组人员交流不畅的说法,韩国航空管理部门12日予以否认。虽然对空难原因下结论还为时尚早,但不少批评指向了“韩国前辈文化”。

  此次失事航班为远程航班,机上共有4名飞行员,每两人一组轮班,李强国机长和李政民副机长为一组,李宗州机长和封东源副机长为另一组。飞机失事时,由李强国机长和李政民副机长这一班执行飞行任务。其中,执行降落的李强国只有43小时波音777飞行经验,副机长李政民经验丰富。但问题是,李政民的级别在李强国之下,有迹象表明,当时驾驶舱的机组成员间并没有进行很好的沟通。

  韩国《中央日报》报道称,根据封东源副机长的陈述,着陆时飞行员之间未能顺利沟通。飞机失事时,封东源也在驾驶室内。他回忆称,在飞机高度降至1000英尺以下,下降速度变陡时,自己曾大喊“下降率”。封东源说:“但我喊了很多遍,前排的两位飞行员没有反应。”

  美国媒体称,韩国等级文化已深深渗透到该国的航空领域,一般而言,副机长不能挑战机长的权威。此外,许多韩国飞行员都接受过军事训练,虽然这些飞行员之后转入了商业领域,但并没有丢弃所接受的军事文化。他们深知在什么位置,该如何表现,下属很少会对上级的行为提出质疑,而上级也会比较维护自己的权威。

  这些或许可以帮助理解,此次空难事发时,经验丰富的副机长李政民能在多大程度上“指导”经验欠缺的机长李强国。报道还提到,在韩国语言中,如果后辈对前辈说话,往往要用敬语,虽然这些看上去都是很细碎的事情,但是涉及到分秒必争的紧急时刻,沟通方式与文化就显得十分重要了。J1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