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r快艇彩票 > 历史考古 >

帝国争锋:趣谈汉朝与罗马的首都圈房价大比拼

2018-08-17 08:18

  编者按:大汉帝国VS罗马帝国,谁更强?这一个经久不衰的话题。同为古典四大帝国,它们在公元之交的数百年间,各自在亚欧大陆两边建立起至高无上的权威。孰更强?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看法。今天我们就来比比两个帝国的心脏长安城与罗马城谁更庞大恢宏?

  大汉立国四百余年,汉长安城是西汉王朝的首都,是西汉一代全国政治统治中心、经济管理中心、文化礼仪活动中心和军事指挥中心。自张骞通西域后,汉长安城又成为著名的国际城市,与西方历史名城罗马一时瑜亮。笔者以考古信息为切入点,旨在通过双方聚落和人口的比较,反映出汉朝与罗马首都圈的情况。

  城墙内:根据近年来对汉长安城遗址的测绘资料,汉长安城城址平面近方形,周长25014.83米,总面积3439公顷。城周夯筑城墙,东、西、南、北城墙长分别为5916.95米、4766.46米、7453.03米、6878.39米。城墙横剖面呈梯形,上窄下宽,城墙底部宽约16米,现存最高处在10米左右。

  城墙外:著名学者杨宽在1980年指出,长安城属于内城性质,原为保卫宫室、官署、仓库以及贵族官吏的住宅而建,城内只能容纳小规模的市区。当时长安大规模的市区和居民住宅区,都分布在城外北面和东北面的郭区。早期的郭,只是利用原有山川加以联结用作屏障。西汉长安的北郭显然利用渭水及其堤防作为屏障,东郭利用新开的漕渠及其堤防作为屏障。该观点一提出,就引起了学界的极大关注,如今包括许宏的《大都无城》等文章均认同长安城属于内城,城外尚有大片郭区。目前限于考古进度,郭区面积尚无法精确计量。

  长安城人口:《汉书.地理志》中,长安属于京兆尹,元始二年的时候长安“户八万八百,口二十四万六千二百”。长安城既然为内城,这24万人应当在内城和郭区均有分布。另一方面,长安人口尚存争议,地理志所载并不是全部实际存在的户口数字,而仅仅是以郡国为基础,列人政府版籍、向国家缴纳赋税、负担徭役的“编户之民”,还有不少人口未列入政府版籍。从考古资料和文献记载看,汉代宗室、列候、奴婢等均不列入编户齐民的户籍。

  ▲根据建筑史学家杨鸿勋先生《陕西西安汉长安城未央宫遗址前殿复原设想鸟瞰图》制作的汉未央宫模拟图

  如《后汉书.百官志》载,汉代宗室专门有“宗室名籍”,郡国上计时,另报“宗正”。刘昭注云:西汉“哀平之际,刘氏遍于四海,宗正著录,遂以万数。”又平帝元始五年(公元5年)诏:“惟宗室子皆太祖高皇帝子孙及兄弟吴顷、楚元之后,汉元至今,十有余万人。”可见汉代宗室有专门的“宗室名籍”,在中央由宗正掌管。 而长安作为一国首都,宗室、列候、奴婢人口数量非常庞大。同时,长安“户八万八百,口二十四万六千二百”每户平均只有3人,远远低于西汉全国每户4.8人的平均水平。再加上长期驻守首都的士兵,长安实际人口推测当在50万左右。

  人口:罗马的人口历来属于争议重点,根据不同的标准,罗马城人口从60万到120万均有支持者,具体计算方法及数目如下表所示,读者可自行判断。本文取可信度相对较高的100万人。

  西汉京畿地区:包括原内史所辖之地即京兆尹、左冯翊和右扶风三郡。该地区城市无论行政等级还是空间结构,都有明显的地域差异,形成了以都城长安为中心,陵邑和上林苑构建的直辖区、三辅县邑组成的外围区逐级递减的环形结构,类似于现代首都圈。在此范围内,有长陵邑(274公顷)、安陵邑(69公顷)、霸陵邑(340公顷)、阳陵邑(450公顷)、茂陵邑(554公顷)、平陵邑(744公顷)等众多规模巨大的卫星城。

  根据《汉书.地理志》所述,茂陵有27.7万口、长陵17.9万口,杜陵人口尚在二陵之上,当在30万左右。据学者考证,西汉末年陵邑人口总数当在120万以上,再加上长安城24—50万人,整个西汉京幾地区当有150-170万人。

  罗马城首都圈内,大遗址相比长安首都圈规模更小,与长安人口分散到周边卫星城不同,罗马人口聚集的向心力似乎更强(这一点正好体现了长安主要作为政治城市而罗马主要为商业城市的不同特质)。罗马城人口100万,周边遗址人口密度却相对较小,整个罗马首都圈人口估计也在150万上下,当与长安都市圈相仿。

  司隶:即长安与洛阳周边七郡:京兆尹、左冯翊、右扶风、弘农、河东、河内以及河南。武帝元封五年(公元前106年)进行了一次重要的政治改革,将全国范围内的郡国归入十三州,设州刺史,“掌奉诏条察州”,而此司隶七郡并未归入十三州,足见司隶部范围在当时即被视为区别于其它郡县的帝国最为核心区域。

  司隶七郡共16万平方公里,根据考古报告,该区域有1769个聚落(城址116个,非城聚落1653个,其中大于2公顷的重要城镇为793个),聚落总面积约250平方公里(有部分遗址没有数据,未列入统计)。

  根据《汉书.地理志》记载,元始二年,司隶共有668万余人(若加上上面司隶地区未入籍的人口,当在700万上下)。

  亚平宁半岛:共有约25万平方公里,考古发现了1518个聚落(其中大于2公顷的重要城镇为583个,这583个遗址总面积约为183.76平方公里),加上罗马和小于2公顷的距离,整个亚平宁半岛聚落总面积约为220平方公里(有部分遗址没有数据,未列入统计)。

  根据《世界人口历史图集》和《世界经济千年史》意大利人口在罗马时代巅峰为700万人,《罗马社会经济研究》认为西西里岛约有75万人口,撒丁岛人口相对较少,二者加总约100万,则亚平宁半岛总人口为600万上下。

  通过罗马与长安城市范围、都市圈、首都所在的核心区域的对比,可以看到,长安在城市面积更胜罗马,而在城市人口不及罗马。在更大范围的都市圈内,长安城市圈人口等于或略胜罗马,而人口分布情况也体现了不同的城市规划与发展方向。在首都所在的核心区域司隶和亚平宁半岛的对比中,二者遗址数量均超过了1500个,西汉司隶占优势,面积司隶也占优势。与此同时,根据人口规模,可以看到西汉司隶与亚平宁半岛人口规模相似,司隶略胜,这也和考古聚落规模一致。

  若考虑到亚平宁半岛面积25万平方公里,是司隶面积16万平方公里的1.56倍,则可以发现,汉代司隶实际上要比古罗马亚平宁半岛人口更密集,显然房价压力前者要比后者大多了。 总之,只考虑城市规模与承载人口,长安房价压力要小于罗马城,双方的首都圈的房价压力就差不多相当了,而要放到长安、洛阳周边七郡与亚平宁半岛的事业上,前者的房价压力要更高。显然,唐代诗人顾况对白居易说的那句“长安居大不易”,包含的可能不仅仅是玩笑,而是千百年房奴的“血泪”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