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r快艇彩票 > 天文航天 >

天文博物馆马年重新开放

2018-08-02 16:39

  114年前,法国传教士在这里建起了中国第一座拥有天文圆顶和大型天文望远镜的天文台,中国近代天文学缘起于此;而今,上海天文博物馆即将在这栋恢复了健康“素颜”的法式建筑里重新开放,有望于马年正月初一开始,重新迎接南来北往的客。

  114年前,法国传教士在这里建起了中国第一座拥有天文圆顶和大型天文望远镜的天文台,中国近代天文学缘起于此;而今,上海天文博物馆即将在这栋恢复了健康“素颜”的法式建筑里重新开放,有望于马年正月初一开始,重新迎接南来北往的客。

  外墙清洗的这大半年里,室内也免不了“吸入”大量粉尘,所以,上海天文博物馆这几天正在紧张的内部保洁与恢复布展中。除了外表的“洗尽铅华”,重新开放的上海天文博物馆还将新添两件“宝贝”——简仪和太阳望远镜。

  公元1276年,元代天文学家郭守敬在简化、革新浑仪的基础上,创制了测量天体坐标的新型天文仪器——简仪。与结构繁复、时常遮蔽天区的浑仪相比,简仪无疑简单得多,取消黄道坐标环组,把地平坐标和赤道坐标两组圈环分别构成独立装置,并将刻度划分得更精细,既扩大了天体观测范围,也提高了观测效率和读数精度。上海天文博物馆露天陈列的简仪,是1:2的缩小版仿制品。其真品,早在清朝康熙年间,便被时任钦天监的法国传教士纪理安当作废铜熔化了。

  别小看这个黑色的大家伙,它可是13世纪世界上最杰出的天文测量仪器,当年论设计和制造水平,领先其他国家300多年。比如,郭守敬在简仪上设计的赤道经纬仪是世界上最早的赤道装置,欧洲直到公元1598年才由丹麦天文学家第谷发明类似的赤道仪。待上海天文博物馆恢复开放后,你可以去实地体验一下如何用简仪给星星定位。

  此外,佘山的五座天文圆顶中,有一个正在调试新安装的15厘米口径太阳望远镜。未来,人们可以用它来观测太阳色球层燃烧的情景。天文台观测室的顶部,采用全方位可转动的半球形屋顶,并装有可开合的天窗,这样的圆顶能令室内的天文望远镜受风均匀,免于雨水侵蚀,观测起来也没有死角。添了新装备的这座小圆顶,今后主要用于太阳的观测。

  位于西佘山之巅的这栋法式洋楼,由法国传教士1900年为“远东第一镜”——40厘米口径双筒折射望远镜而造,从空中俯瞰,主楼形似十字架。楼和镜是同龄人,历经百年沧桑,幸运地躲过了抗战的烽火,逃过了“文革”的浩劫,建筑外形竟没有太大的变化。多少细枝末节都在不经意间泄露了它的年龄:如,几乎每个房间都有的壁炉、百叶窗……

  据了解,建成至今,佘山天文台经历过两次扩建:分别是上世纪30年代和70年代;本世纪接受过两次大修:2004年和2009年,前者是为打造天文博物馆而进行从内而外的修复,后者是为天文博物馆二期提升工程的内部调整。其间的小修小补,则是常有的事儿。

  漫步于114岁的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建筑里,无论“百年天文台”、“聚焦望远镜”还是“时间与人类”展区,都会遇见不少“古董”,很多游客便是冲着这股怀古探幽的味道而去的。百年天文图书馆里,连两个多世纪以前的书刊都保存完好。1925年购于巴黎的帕兰子午仪,曾于1926年和1933年两度参与国际精度联测。

  当然,没有哪一件比曾被誉为“远东第一镜”的百年老镜更出名。故事可追溯到1883年法国传教士蔡尚质初来中国时,先在徐家汇天文台工作,为提高其在世界上的地位,以蔡尚质为首的传教士们积极募款,1898年从法国购进了一架40厘米口径的双筒折射望远镜。这架望远镜由法国巴黎的高梯埃光学工厂制造,与之配套的10米铁制大圆顶,也在巴黎承造。虽有3吨多重,但由于设计合理,望远镜可以灵活地在架子上左右、上下转动,就连大圆顶也能360度转动。

  最终,这架望远镜在距离徐家汇25公里的西佘山山顶安了家,1900年完成安装,并开始投入使用。在此后近百年的科研观测中,它拍摄了大量的天文底片,现在保存下来的就有7000多张,其中包括哈雷彗星的照片,迄今仍有科学家在利用这些底片数据从事科研工作。

天文航天排行